幸运飞艇微信红包群

东蒙擅奇秀

2019年07月12日 来源: 新余新闻网 作者:彭秋平

读小学时,老师给我们讲过一个故事:一位村民到山上砍柴,看见两个人在石桌上下棋,便在旁边观看,日落时分下山时,才发现捆柴的绳子早已腐朽,砍柴的斧子也已锈迹斑斑,回到家里,才知早已过了几个年头……

这个故事玄妙之极,听了让人神往,又使人产生几分后怕,那时的我年纪太小,不知道这个故事与新余的蒙山有着某种关联。

正是人间四月天,空气清新,气温适宜,山花怒放,百鸟啁啾,我与友人结伴游蒙山。

“山不在高,有仙则名”,蒙山海拔1008米,不可谓不高;而且与老莱子、惠明禅师、黎立武、梁寅等众多名士均有故事,“山高”且有“仙”,不“出名”都不可能了。蒙山最繁盛时,寺庙多达一百多处,如灵隐寺、泥湖庵等等。早在一千三百多年前,六祖惠能的高徒道明禅师,在此建起圣济寺,寺里悬挂乾隆皇帝亲笔书写的对联:“佛自西域来如大冶洪炉是铁皆堪铸;僧往东蒙趋似孤鸿野鹤何天不可飞。”气势非常牛逼。蒙山前后拥有的书院达十数家,如蒙峰书院、石门书院等。史载:宋末宰相、抗元民族英雄文天祥的父亲文格斋,也曾在蒙山脚下创建“竹楼书院”。古时的蒙山真是人文鼎盛之地,文人才子满地走,是令人神往的所在。

蒙山景色秀美,诗文词赋里多有记载,清朝黎献琛在《蒙山赋》里写道:“碧嶂连天,青峦拔地;崒嵂凌霄汉之光,岭巆隐巨灵之稀;分旦昼以形殊,判阴晴而状异;泉流玉乳,香浮三峡之清;石吐莲花,争夺九华之媚。”从中足见蒙山景色奇崛、清幽。

我观蒙山,感觉她最突出的是一个“奇”字,印象最深的,是三个奇石,以及弥漫在奇石上的传奇故事。

从蒙山之阳鹄山乡荷沂村出发,深知路途遥遥,道路陡峭,我们作了准备:穿上了防滑的运动鞋,带上了苹果等可以充饥的吃食,还有人带了相机,随时按下快门记下精彩瞬间。为我们作向导的,是荷沂村村民小黄,小黄是土生土长的农民,身材瘦削,看上去三十多岁,话不多,但对蒙山非常熟悉,偶尔为我们讲解蒙山的故事。

还未进山,却感觉到山的巍峨、逶迤和空灵。如果要从蒙山中取景画成一幅国画,那远景一定是笼在薄雾中的连绵起伏的山峦;中景哩,当然是雄浑的山麓和环绕周围的绿水;而近景,就是身边葳蕤的密林和村落上生起的炊烟。景致由远及近,颜色由淡渐浓,错落有致,层次感极强,此画必有“山光悦鸟性,潭影空人心”之意境。山脚下,偃卧着一块弧形的大巨石,白洁的石块从中间裂开一道缝,那么干脆、决绝,似乎让人听到一把快刀落下,咔嚓一声从中斩断。此石名曰“岳飞试刀石”。

小黄给我们讲起了岳飞的故事。蒙山东北面有一处山坡叫弹子岭,之所以叫弹子岭,源于一个与岳飞相关的传说。相传南宋名将岳飞与张浚平定李成叛乱,路过此地,曾在岭上发射一弹飞越蒙山,因而得名“弹子岭”。后来岳飞班师回朝再次经过弹子岭时,曾将一匹白马留在弹子岭。神奇的是,人们只在雨天听见马的嘶鸣声,始终看不到它的身形。山下有个贪婪的豪绅总想获得神马,常派手下去山里巡查。一天,神马终于现形,在山腰悠闲地吃草。消息刚传出,豪绅带领一班人马急匆匆赶来,他们悄悄接近那匹马,正要下手时,那神马却奋蹄腾空,直向白云岭方向跃去。一眨眼功夫,神马便与白云珠联璧合,融为一体了,豪绅垂头丧气,两手空空地下山。从此神马不再现形,终日在白云岭上吸风饮露,怡然自乐。

岳飞是一位“上马击狂胡,下马草行军”的抗金英雄,文武双全,他的《满江红·写怀》“三十功名尘与土,八千里路云和月;莫等闲,白了少年头,空悲切”气贯长虹、壮怀激烈,是词中精品。蒙山能与岳飞结缘,那是蒙山的荣幸。这个精忠报国的臣子,却被奸佞之人迫害致死,让人扼腕长叹。传说中的白马,不定就是岳飞的化身,而故事中贪婪的豪绅,可能就是朝中奸臣的象征吧?可惜岳飞没有白马幸运,竟被人陷害了,如果生在和平年代,岳飞可能驾着他的白马,在蒙山的崎岖小道上溜达,山峦叠嶂,白云缭绕,林壑尤美,流水叮咚,足够消磨他的闲暇,抚慰他的寂寥;阳光下沏,投在茂密的林间,变幻出霓虹之光,浓郁的植物气息,醺得他迷离恍惚,不知今夕何夕;那就做个蒙山的隐士吧?夜访寺庙,昼谒书院,松花酿酒,春水煎茶,与仙人对弈,陪高仕抚琴;凭他的心性和才华,不愁写不出“禅房自有清风扫,著脚红尘半点无”这样清新爽洁的诗作。那他的命运完全是另一个篇章,蒙山的历史也会有更簇新的一段。蒙山就不会有《岳飞剿灭曹姑娘》的传说了。岳飞怎么舍得对美丽聪慧的曹姑娘痛下杀手?曹姑娘反抗朝庭,乃正义之举,她法术高强,能把剪成的纸人纸马通过风车扇动出真人真马来,因此岳飞初战不利。后来岳飞侦知曹姑娘法术的弱点,趁她头发没梳好的雨天出战,曹姑娘太长的头发被蒙山的丛林缠住,纸人纸马沾雨而失灵,曹姑娘因此兵败被杀,据说从此蒙山顶上藤蔓丛生,蟠结纠绕,这是曹姑娘的精魂所化。这个故事并不是空穴来风,因为《新喻县志》曾记载“蒙山之阳有曹王洞,曹王者不知何许人,尝驻军此山,有跃马石迹”。当然,这个传说中的岳飞有点“下作”,但食皇家俸禄,替皇家办事也是情理之中的事。我是情愿蒙山没有这个传说,我是希望岳飞隐居蒙山,那他的清名就不会有此污迹了……

小黄带领我们沿着涧水登攀。一路上就是清澈见底的山泉水,随手掬一棒,咕哝哝顺入口中,就可解渴;溪水有些凉意,正好消解我们爬山的燠热。溪水或湍急,或平缓,或枯瘦,或丰盈,似与人捉起了迷藏,流到“山穷”处,却忽地“柳暗花明”,一汪亮晶晶地呈现在你面前,树荫间筛落的丽日、蓝天、鸟影,倒映在水中,似在挑逗,在挠池水的痒痒;水在微微荡漾,那是它在哈哈笑吧?小黄手握砍刀,一路披荆斩棘,为我们砍开一条窄路;逢水沟,他先跃身而过,再从对岸伸手牵过我们,可以说是一位非常合格的向导。

行到半山腰,在一稍显平坦开阔处的路旁,看见一颗巨石屹立在石座上,巨石到底有多重,说不清,起码有几十吨重,“白莹如玉,纵横长短,自成文章”,最奇的是它与下面的石块基本“悬空”,更确切的说,承载这巨石的,只有一个小小的接触面,大概只有碗口大小吧。我用手摸着巨石,不敢用力,生怕一不小心将石头推翻;一阵风吹来,石头嗡嗡有声,颇有韵味。看来它是凡力不能推倒的,否则怎能千年矗立不倒?

据同治《新喻县志·山用》中记载:在压石洞的西面,有一块巨石,上下无所依附,顺然欲坠,俗称“无根石”。传说,旧时的人们争相赏玩此石,有的纯粹为了艺术上的鉴赏,有的则有求子之愿。蒙山诗词中的“愿郎莫似无根石,与妾常依夜合山”表达了痴情女人对爱人的一缕幽怨!难道眼前这个就是传说中的“无根石”?可这猜测不可能成真,因为“压石洞”和“无根石”都在十年动乱中被捣毁了。

史上记载已经消失的“无根石”,却在眼前呈现了,真是怪事。在我看来,这是另一个“无根石”?就像宇宙之大,大到有另外的太阳系,有一天我们看见另一个地球和“地球”上的“人类”,就不要惊讶了;同样,蒙山之中,也有很多“无根石”“飞来石”吧?

越往高处爬,越觉双脚铅沉,汗流不止,带的食物也吃光了,饥肠辘辘,体力严重透支。我们在一棵曲虬的罗汉松下休息,听脚下潺潺的流水,嗅野花的清香,深山里的清凉,顺着肌肤、血管、骨骼,直至侵遍我们全身,感觉发冷,我们不敢久坐。

快到山顶时,我们终于看到久违的棋盘石了。从下往上看,裸露的大石块,层层往上叠加,像刀削般平整,一直居于山顶。棋盘上面似乎被人放置了一个磨盘形的巨石,像一枚“象棋”,但这“棋子”放得太随意,摞在了“棋盘”的边沿,以至于有一小部分悬空,让人生发出摇摇欲坠之感。“棋盘”上长满苔藓,墨绿一片,时光在这“棋盘”上停滞了,不知过了多少岁月。“棋盘”左右和后面,全是绿油油的树林簇拥着,绿色中还夹杂着红彤彤的映山红,特别打眼。阵风吹来,呜呜作响,此时如果你站在下面,必定会吓一大跳,担心这“棋子”被风吹得滚落下来。

小黄给我们讲了《蒙山观棋》的传说。

在蒙山深处有一个很像棋盘的石桌——也就是我们眼下所看到的——桌两边有两只石凳。传说很久以前,有一砍柴人路过此地,看见两个棋客在这里下棋,便过去观看。几局棋后,砍柴人觉得饿了,但他是个棋迷,观棋兴味正浓,不肯回家。下棋人看出他的心思,就指着地上的小石头说:“你大概饿了,去捡几个桃子吃吧。”明明是石头,他们却说是桃,砍柴人以为他们在跟自己开玩笑,但眨眼一看,地上果真是一个个又红又大的桃子。他便捡了几个试着尝了,尝了几个就觉得肚子饱了,人也精神了。于是他继续观棋,有时还指指点点地提出自己独到的见解。转眼间太阳偏西,他才不得不向下棋人道别。下棋人对他说:“你不必去砍柴了。你的扁担都已朽了,柴刀也锈得很厚了,绳也烂了。你随便在脚下捆点柴,但捆着的柴不要松捆,在柴捆中一根一根抽出来烧就是。”砍柴人照着办了。回到家中,哪知与家人已离别三年。家人在三年中到处寻找他,以为他在山上被老虎吃了。家里人见他回来,又惊又喜。他把观棋一事与家人说了,大家说他碰到的两人是神仙,神仙过一日,凡间已三年。他按照神仙的话天天在柴捆中抽柴烧,抽来抽去,不见柴少,总是满满一捆。他觉着麻烦,就用刀把捆藤砍断。只听得“嘣”的一声,一捆柴变成满满一屋柴。砍柴人非常高兴,这一屋柴总比一捆好。谁知这一屋柴烧一根少一根,也只烧了三年,往后则要靠他上山砍柴了。他每次路过棋盘石,总希望再遇见神仙在那里下棋。可是,他再也没遇到……

这个故事饶有趣味,指石为桃,还有那捆永远也抽不完的柴……不是真的,但我宁愿相信它是真的,因为蒙山处处都有古迹、遗址和故事,神秘、奇崛之气就像云雾一样笼罩全山,朦胧中有美,有张力。正如严嵩在《蒙山》一诗中写道:“东蒙擅奇秀,百仞削苍壁。阴岩蔽浮云,旸谷曜初日。遥思石门叟,长歌倚岩室。岁远跡已陈,春色绿如积。”不经意一个拐弯处,可能走出一位参禅的高僧,或遇到一位如“石门叟”(梁寅)一样博学的大儒,答礼、奉茶、面授机缘,宾主甚为投机,不知又要演绎出什么地老天荒的传说。

快到蒙山顶峰白云峰了,我们四个人意见产生了分歧,于是分成了两组,两人继续登顶,两人留在原地。我是留在原地的人之一,因为山高路陡,我们攀登已花了三个多小时,实在没有体力了。山顶风烈,发出啾啾的叫声,我俩躲在一块石岩下晒太阳,汗湿的衣服,粘在身上,感觉冰冷;举目四望,“峭壁则泉飞瀑走,能开滂薄之胸;阴崖则雾蚀霞红,莫辨晦明之候!”白雾时聚时散,把许多景致“蒙”在她的怀里,更增添了几分神秘。

几天后,读到永良兄在他的文章写道:“我们终于登顶白云峰。身边簇拥的杜鹃,火红如燃,有如庆贺的欢腾。可是还不等我站定远眺,一阵风吹过,浓重的云雾即刻弥漫过来,像巨大的波涛从脚下急促流过,迅速遮去了一山的苍翠……”读后觉得他的文字中有无限的意味和想象空间,便后悔没有继续上行,与白云峰失之交臂,空留怅恨。

[责任编辑:邓彬]
返回幸运飞艇微信红包群
返回顶部
彩票高手微信交流群 微信彩票注册群 微信彩票注册群 彩票微信群大全 彩票微信群二维码大全 高手彩票微信交流群 彩票微信投注群 彩票计划微信群 幸运飞艇微信红包群 彩票高手微信交流群